此人愚忠善战甚得蒋介石赏识,又因残杀俘虏残害百姓怕被追责自杀

1948年11月22日傍晚的苏北大地,一丝残阳斜照在碾庄圩地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衣服树木等的燃烧味以及一阵寒风吹来的冰寒的味道。

这个冬季对黄百韬来说特别寒冷,这不仅是由于天气的严寒,更来自于内心那颗将死之心,仅仅过了几天,自己的12万人马被粟裕的华东野战军追击并包围在碾庄圩地区,他实在想不明白在自己手下吃过亏的华东野战军为何在此战中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他的12万人马很快就成了过眼云烟。

夜幕即将降临,在我军的凌厉攻势下,惊慌失措的黄百韬和第25军军长杨延宴等少数几个人逃至一间茅屋附近,他举目四望,到处都是人民解放军的追击声、喊杀声和枪炮声,空气中刺鼻的味道使他不禁耸了耸鼻子,美制大口径榴弹炮的爆炸使他脚下的土地也随着他的心房在颤抖。

黄百韬绝望地拿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枪声响了,子弹穿过头颅,他那结实的身体重重在倒在了地上,金光闪闪的中将军衔肩牌黯然失色,连同他以后被追赠的那上将肩牌,虽然最高指挥官自杀了,但是其他国民党将领可没有黄百韬的勇气,除了逃脱的外,他们基本都选择了当俘虏。

如果从军人的角度看,黄百韬兵败后自杀令人佩服,因为没有几个国民党将领有勇气去自杀。但是站在人民的角度,他确实是罪有应得。

黄百韬原籍广东,1900年9月出生于天津,1916年从直隶高等工业学校中学毕业后他选择了从军,他给江苏军阀李纯当传令兵连长,由于黄百韬做事勤谨,善于逢迎,深得李纯喜欢而发迹,而且深得李纯的真传,从黄百韬的身上可以找到李纯的影子。

据曾与李纯有过交往的冯玉祥回忆,李纯"浓眉大眼、鼻头端正,相貌很雄武,长处是勤勉、细密、精明、干练。" 此人治军很严。曾有一次手下一名军官到商铺时没有按标价付钱,就要把东西拿走。老板过来理论时,遭到军爷的一顿拳脚。李纯知道后勃然大怒,命令军法官将肇事军官立即处死不说,还指着其人头对着手下的士兵训道:若再有人胆敢犯法,就同这颗人头一样下场!

同时李纯性格狠毒,作为军阀,他对革命党人则是采取非常严厉的政策,比如李纯担任江西都督期间,取缔国民党各级组织、解散省议会、逮捕议员、严禁群众集会、查封报馆,屠杀了很多国民党人,南昌出现“逐日刑人”的恐怖气氛。

治军严厉、性格狠毒方面,黄百韬相比李纯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对于战俘,战争法规定不得虏杀战俘,然而黄百韬却对底下人常说:“对俘虏能利用的补充缺额,不能补就杀,以免累手累脚。”

黄百韬的这一观点被手下执行了,很多我军战俘就死在这一政策下,黄百韬这么做还有一个阴险的目的,就是让手下的军队和自己绑在一起,他告诉手下人:你们杀了那么多战俘,解放军不会饶过的。所以黄百韬手下的人基本都反共坚决,由于他对蒋介石的愚忠加上善战,甚得蒋介石的赏识,使他成为蒋介石的悍将之一。

就在黄百韬兵团灭亡前,其更是人性尽失,根据资料记载,他下令对已经失陷的阵地,不论是谁的,都集中各军炮火,进行毁灭性轰击,还振振有词:“这样可以为作战不力、失守阵地者戒。”

而且黄百韬兵团占领碾庄圩地区后,他下令:对碾庄圩的老百姓,不要管死活,一个也不准放出去,以免走漏消息。这一命令使很多碾庄圩的老百姓死于炮火之中,是对老百姓赤裸的残害。

因此在最后的时刻,他知道自己反共坚决,残杀俘虏残害百姓,共产党肯定会追责,不会放过他,同时他也不想被其他国民党将领看笑话,而且如果当俘虏,他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最后选择了自杀。其实,如果黄百韬当俘虏,会不会被处决,还真不好说。

天择:黄百韬治军严格,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作为一个人,如果突破善良的底线,就是人民的罪人,黄百韬就突破人心内那根善良的底线,所以他的自杀可以说是罪有应得,与济南战役中,王耀武下令释放并礼送战俘相比,黄百韬将事情做得太绝,自杀也算是便宜他了。

《天择杂谈》由原国防大学教员、军史专家天择创办,欢迎关注,带你进入精彩的军事历史世界~

a b